女童身亡背后的武校乱象:每年20多亿收益 招生中介年赚60万

女童身亡背后的武校乱象:每年20多亿收益 招生中介年赚60万

武术学校:质疑与风光并存

 

撰文/徐思佳

4月9日,6岁半的女童邓琳(化名)在被送进了登封市少林小龙武术学校的2天之后,意外死亡。这则新闻曝光后,引发了舆论的持续关注。

围绕着“武校”这个封闭管理的特殊教育环境,其背后的争议、风光、和庞大产业链也逐渐浮出了水面。

 

质疑与风光伴生,家长为什么乐意送孩子去民办武校?

 

一部电影让少林寺名声远播

 

1982年《少林寺》电影热映后,大批揣测着功夫梦的年轻人也来到了少林寺的所在地,登封。释小龙、王宝强这些通过少林寺习武而跨入演艺圈的成功案例和各式晚会上气势磅礴的武术表演节目也持续加速了学武的热潮各式晚会上的武术表演

 

各式论坛中的“武校”却是另一番景象,暴力、殴打、惊天内幕等字眼不断被提及,武术的背景和封闭的教学环境加速了外界对武校的争议。神秘的武校成为了质疑和风光并存的矛盾集合体。

研究者曾对登封的武校和习武人群进行过数据统计,当前登封武校的在校生有近10万人,其中,来自外地的留守儿童占到在校生的72%。

华东师范大学体育与健康学院张健博士在2018年发表的《城市化进程中的武校留守儿童身份认同与武术文化传承 》文中分析了留守儿童入学武校的内在动因:“一是文化课学习成绩较差,二是通过武校求学,实现中小学阶段“反学校文化”的“侠义感”,三是本身家庭经济困难,通过武校未来可以从事相关的基础职业。

近年来,塔沟武校在内的多个武校还与河南省武术队合作,选派优秀学生河南省参加全运会散打比赛、连续参与春晚等大型演出。据了解,每年,北京体育大学、上海体育学院等体育院校的武术套路和散打专业的新生生源,大部分来自这些武校。

腾讯体育在小龙武校的官网发现,武校对贫困家庭可以提供不同程度的学费减免和奖助学金。多重原因之下,尽管因武校而起的争议不断,但仍有源源不断的生源涌向武校小龙武校招生简章

 

张健博士在论文中提到,武校有着其存在的必然性,“武校实行的封闭管理模式,一方面为武校留守儿童独立生活能力与自主精神的培养,安静学习环境的创设提供了制度与现实保障。另一方面则作为一种教育制度的补位,有其存在的历史必然性与合理性 。”

 

武校招生“潜规则”:“假招生车”常年驻扎火车站 司机当招生中介一年可赚60万

 

相较于荧幕中“少林寺”的神圣感,盘踞在山下的这些大大小小的武校是另一个江湖。百度搜索“武校”、

“少林武校”等关键词,各种招生信息真假难辨、鱼龙混杂。网上的武校信息让人难以分辨真假

 

在少林塔沟武术学校的招生简章末尾,明确标识着少林寺提醒学生家长提防“黑中介”的须知。据提示内所说,在郑州火车站东南、东北、西三个出站口常有拿着少林寺武校招生办公室接待牌子的假冒接待员。

在郑州火车站广场等地也有长年驻扎的“少林寺武校招生接待宣传车”和假冒的工作人员。途中“偶遇”的有缘人、工作人员、导游、出租车司机常常会热情带你去某某武校考察的假冒学生家长。

出租司机摇身变作招生主任

 

2017年腾讯体育曾跟随慕名而来的学生家长前往登封“挑选”武校,一名出租车司机愿以10元拉载家长前往武校,途中这名出租车司机摇身变成了招生办的“释主任”。

“18900的这档学费介绍人能拿5000块,但找我,我只拿800块,12900那档嘛介绍人拿2000,我赚600。” “释主任”说,“一年下来能赚60万”。

 

48所武校,10万学生,20亿市场 一所武校资产3.2亿?

 

洛阳师范学院体育学院教授张文普在2008年发表的《我国民办武术馆校办学现状的调查与分析》文中,统计了部分民办武术馆校场地设施及总资产,少林寺塔沟武术学校的总资产达到了3.2亿,居于榜首,而且无论是场地设施的总面积、建筑总面积还是生均训练场面积方面都名列前茅。

 

部分民办武术场馆校场地设施及总资产图表

如今,塔沟武术学校已经由十几年前的4000 多人的武术学校发展为少林塔沟教育集团,下属嵩山少林武术职业学院、少林塔沟武术学校等四所武术学校,以及少林中学和金塔汽车驾驶学校;经营活动包含了武术竞技、武术表演、文化教学等方面。据其官网显示,在校师生超过39000人,2016年为改善学校投资了8000万。

2004年是登封市武校的兴盛期,据登封市教育局的数字在2004年前开办的武术学校达到了有83所,2004年后逐渐倒闭,到2014年减少到了65所。2015年武术节期间,登封市武管中心副主任郑跃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登封市目前有48所武校,近10万武术学生。

“武校”近10万学生的消费能力为登封市造就了巨大的商机,每年能直接带来最少20多亿的经济效益。同时,武校也为登封提供了诸多就业机会,从大学毕业生到退休教师、社会闲杂人员,1万多人在武校中找到了自己的岗位。

截至腾讯体育发稿时,登封市委、市政府已经责成联合调查组依法依规深入调查,并已安排相关部门对全市的武术学校开展“大排查、大整治、大提升”综合整治活动,全面加强武术学校管理。

过度商业的“少林” 释永信是方丈也是董事长

根据少林小龙武院的官网信息,少林寺方丈释永信是小龙武院的名誉院长,但查询该校近期发布的新闻动态,释永信大概每一年才会以视察工作或会见校友的方式来到小龙武院。

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视察小龙武校

在少林寺的发展历程中,“过度商业化”的诟病从未间断过,“少林”成了一个金字招牌。

2015年曾有媒体报道,少林武校在开设过程中存在冠名费、供养费等形式的费用出现。

该报道提到,少林寺周边武校林立,在距离少林寺仅一公里的王指沟有一家武校校长回忆当年办校时的情形称,因为当时需要使用“少林寺”字样,他找到师傅释永信,释永信写了一份授权书,拿着这份授权书,才能到行政部门办理办学许可。

释永信虽然并未找该校校长要过学校的冠名费,但每到寺里举行活动,或者要花钱了,比如修复建筑,该校校长就会主动捐些钱,数目也不定。“有时几千有时几万,不一定,得看少林寺需要了。”除此之外,逢年过节他还会给释永信一些供养。他表示一般用了“少林寺”或者“武僧”的学校都会给一些供养,但这些供养都是随心的,少林寺并未强制。

天眼查中搜索释永信的公司信息,看到目前存续的有河南少林无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及郑州市开元寺建设管理有限公司。另外,释永信还担任河南少林寺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董事长。

在少林寺官网上,少林寺的公司网络包括少林文化传播中心、少林武僧团、《禅露》杂志社、少林寺官方网站、少林书局、少林香堂、海外文化中心等等。此外,少林寺的关联机构还有少林寺食品发展有限公司、少林寺拳法研究会、少林寺红十字会、少林书画研究院、中华禅诗研究会、少林寺慈善福利基金会、少林影视公司……, 过去曾成立但又关闭的机构也有若干,譬如少林寺宝剑厂、少林食品公司等。

此外,少林寺在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建有专门研学少林功夫的学校和团体,拥有洋弟子300多万人,目前少林寺在欧洲、美洲均设有“海外中心”,在少林北美联合会,职场人愿意每月支付800美元近距离感受少林寺生活。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创新进步还是无奈之举? 从魏锐拳击+踢拳混合规则比赛说起